NEWS
产品展示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

伟大的企业如何助力高质量发展?

发表时间:2019-04-30 14:01 阅读:
为什么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一定要强调投资资本收益率,一定要强调伟大企业,而不是单纯的规模大的大企业?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索罗有一个“索罗模型“,他解释一个国家的增长主要是由劳动力还有资本来驱动的,对那些劳动力跟资本不能解释的部分,他给它讲了一个叫法,叫全要素生产率,就是要素组合起来之后它的效率。
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,我们最大的一个成就在于我们完成了工业革命,背后很大程度,我想跟我们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是联系在一起的,特别是前三十年,在4%以上的增长速度,这是非常高的一个增长速度,因为美国在过去一百多年,它整个全要素生产率的年增速只有2.1%的样子。
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之后,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开始下降了,那么就提出一个新的要求,未来我们要寻找中国经济继续高速增长或者说高质量增长的新动能,需要把这个动能从简单的要素投入,转换到要素的使用效率方面来。
我给大家作了一个简单的分析,为什么它特别重要?大家可能了解,比如说我们做一个年份来比较,现在中国的全要素生产率在改革开放四十年,按照最乐观的估计,美国有个数据来源Penn World Table,按照它的估计,我们是美国现在水平的43%的样子,大概是43.3%的样子,就是2014年我们是这样的水平,我们全要素生产率的水平是美国的43.3%。那么大部分的工业化国家,在他们完成工业化进程进入现代化序列之后,它们的这个水平大概是美国的70%到80%的样子。我就给大家列了一些例子,像德国1998年完成这个过程,是91%,日本是2004年,它是80%、79%的样子。
我们做了一个估测,一个简单的计算,比如说当2035年,我们基本上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,假如说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的水平从现在的43.3%,要达到美国当时的65%的话,就需要每一年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的增加速度,比美国同期的增长速度高1.95个百分点。美国现在大概一年平均是1%不到一点点,将近1%。那这意味着什么呢?意味着我们在未来十七、八年的时间里面,我们的全要素生产率需要达到每一年平均2.9%的样子,接近3%。
这是很大的一个挑战,这意味着我们企业,我们的微观基础,应该做出很大的一个变化。我们不能再靠过去那种高歌猛进的、简单的投入来拉动的这样一种增长,可能我们把重点应该放到怎么让这些投入、这些生产要素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。这样的话,它对应的或者说呼应的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价值判断。那么我们需要的是什么呢?需要的是伟大企业,就是一大批能够非常好地把这些资源、把这些要素能组织起来,能够提供出非常优秀的产品和服务的,能够创造价值的这样一些企业。
那么它最终会反映在什么地方呢?就是投资资本收益率上。著名管理学家德鲁克讲了一句话,他说没有什么是比正确地回答了错误的问题更危险的。我想,在中国这个阶段一个正确的问题是在于,我们怎么去产生一大批了不起的、能够创造价值的伟大企业,这是我们在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一个任务。
从经营管理角度讲的话,企业,特别是创业企业,可能最重要的是现金流,一定要保证有足够的现金流。不管是做多元化也好,或者探索新的一些投资机会,甚至改弦更张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,一定要保证现金流是充沛的,就是有足够的钱去发工资,去还债。
第二点就是千万别借债,特别是在创业阶段,别借太多的债。因为这是杠杆,这里面债是有期限的,借了债,肯定有还本付息的压力,这种情况下可能很多时候企业为了还债,被迫改变自己的初衷,或者改变自己对企业运营的一些方向的设计,可能带来不好的效果。所以说关注现金流,不要过多地去借债。
另外一点,保持一个比较平和的心态,就是我关注我该做的事情,如果说这条路能走通的话,我能够做出一个企业,它能够创造价值,能够提供很好的产品服务,能够产生现金流,能够自我循环、自我造血,那我适合把它再做大。但如果这条路走不通的话,我觉得保持这个精神再出发,这就叫屡败屡战,这可能是真正成就伟大企业,我觉得可能也是最后的也是最难的一个基本素质。
1987年,任正非集资2.1万元创立华为公司,三十年后销售收入七千多亿元人民币;1999年,阿里巴巴从杭州起步,二十年后成长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零售平台;2010年,小米在北京一间租来的小办公室正式成立,到2018年市值超过四千亿元人民币,仅仅用了八年。截止到2018年底,中国大陆拥有近3500万户企业,它们谁将成长为中国未来的伟大企业?创造伟大企业的行业机会又在哪里?

Copyright © 2015-2016 博彩技巧评级—官方授权! 版权所有 Power by 【网站地图